我的位置: 最新资讯  > 行业资讯
油气充足稳定供应才能保障能源转型平稳 时间:2024-04-03 11:00:08 来源:中国石油报 作者:朱新磊 睿咨得能源

当前,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能源行业转型的大趋势浩浩荡荡。在这个充满了不确定性的时代,油气工业顺着能源转型的大势,艰难地摸索着未来的发展方向。

未来全球石油需求还将继续增长,石油供应还有很大的缺口,油气工业还需要长期稳定的投资以满足未来的油气需求,海洋石油将会是未来最重要的产量增长来源。在能源转型的大背景下,油气行业的低碳转型应该专注需求侧替代而不是供应侧削减,能源转型需要稳定的油气供应,以保障转型过程平稳且可预期。油气行业在能源转型过程中的使命和责任不只是保证油气的稳定供应,还要利用自己的技术、资金优势为能源转型探索新的可能。

第一,全球石油需求仍在继续增长。对于石油工业的前景,现在很多人的看法是,石油工业是夕阳行业,原因就是电动汽车快速发展。但是,电动汽车替代汽油车并不能决定油气行业的未来。现在电动车在全球新车销量中的占比大概是20%,电动车在全球小型乘用车销量中的占比接近4%。假设一辆电动车替代一辆燃油车,那么这些电动车将减少石油需求约70万桶/日。目前全球石油需求大概是1.03亿桶/日,这意味着今天电动汽车对石油需求的替代率不到1%。

分部门来看全球石油需求,12个具体部门中,工业、农业、建筑、铁路、公交客运、轻型乘用车7个部门的石油需求已经达峰并且进入下降区间,陆上货运和远洋海运2个部门的石油需求正处于峰值平台区,而航空、化工、非能源用途(如沥青、润滑油)3个部门的石油需求仍将长期保持增长。综合来看,石油需求在发生结构性变化,但是全球石油需求总量预计还将继续增长,在未来2—3年会达峰,峰值比现在的需求高200多万桶/日,大约1.05亿桶/日。而且这个需求峰值会持续到本世纪30年代初,然后才会进入递减区间,在本世纪中期(2050年)降低到6000万桶/日左右。如果世界能源系统按照这个路径转型演变,那么到本世纪末,可以把地球升温控制在1.9摄氏度以内。这意味着可以实现《巴黎协定》的下限目标。

第二,全球未来的石油供应还有很大的缺口。睿咨得能源的上游勘探开发数据库跟踪覆盖全球8.5万多项油气资产和所有这些资产上的油气井。我们将目前全球所有在产的油井进行产量分析预测,结果显示,到2030年,全球石油产量将从目前的约1.03亿桶/日降低到4800万桶/日。而2030年全球石油需求预计还将在峰值平台期,大约1.05亿桶/日。这就意味着,2030年全球还需要大概5700万桶/日的石油从目前还没有钻的新井里生产出来,2040年需要大概6300万桶/日。这些石油的生产,还需要大量的、持续的上游投资,以将石油工业维持在一个“健康”的水平。

2014年,全球上游投资达到历史峰值8800多亿美元;疫情发生的2020年,降低到不到4000亿美元;2023年,恢复到大概6000亿美元,比2022年增长12%。未来油气上游投资,一直到2050年,都需要维持在年均5500亿—6000亿美元的水平,才能弥补未来油气供应的缺口。需要说明的是,睿咨得能源在做预测的过程中已经考虑到预测期内油气生产效率的提高和生产成本的降低。

第三,保障油气充足稳定供应,才能保障能源转型进程平稳。遗憾的是,很多人看不到未来世界石油供应存在缺口的趋势,有些机构盲目地呼吁终结石油时代,甚至出现要停止上游投资的声音。但是,石油时代的终结需要我们把主要精力放在石油的需求端,寻找满足需求的替代方案,而不是在供应端打击石油的生产。因为在供应端打击石油生产,希望借此降低石油消费,对于能源转型进程和应对气候变化只会适得其反。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当市场供给不足的时候,因为石油需求的刚性,就会产生短期的石油价格暴涨,而每次石油价格经历短期暴涨都会刺激供应侧的增长远超需求侧的降低。经验数据显示,每次油价暴涨后,供应增加量是需求减少量的10倍。也就是说,油价暴涨后,会有更多的产量被释放,更多的石油流向市场,产生更多的碳排放。对于天然气,价格暴涨后,供应端产量的增量是需求侧需求抑制量的4倍,而且在天然气价格快速上涨后,可以快速替代天然气的往往是碳排放强度更高的煤炭。因此,保障油气生产和充足稳定的油气供应,才能创造一个平稳且可预期的能源转型过程,同时想方设法降低油气工业的碳排放。这是应对气候变化的关键。

第四,海洋将成为未来石油供应的最重要来源。石油工业刚刚开始了一个新的时代,这个时代的标志是海洋(尤其是深海)油气为主要产量接替,而不再是页岩油。2010年开始的那个时代是页岩油的时代,全球除欧佩克(OPEC)以外的石油供应增量主要来自页岩油。2010—2023年,全球页岩油产量年均增长75万桶/日。2024年,我们预计全球页岩油产量将增长约60万桶/日,增幅低于过去的平均水平。预计在本世纪20年代剩下的时间里,全球页岩油产量仍将保持增长,但是年增量将逐步递减。

而今年将会是标志性的一年,预计深水石油产量增量将超过页岩油产量增量,并在本世纪20年代剩下的时间里保持这个趋势。深水石油将会是OPEC以外最重要的产量增长来源。在过去的20年里,全球油气发现的储量替代率都小于100%,勘探发现整体呈现递减趋势。按照睿咨得能源的统计,2000—2010年,全球年均油气发现350亿桶油当量,其中深水发现占比30%;2011—2023年,全球年均油气发现180亿桶油当量,其中深水发现占比达到51%。这说明全球油气勘探的大趋势是:发现越来越少,但是深水发现占比越来越多。另外,据测算,全球深水油气平均生产成本在过去10年里从14美元/桶降低到8美元/桶。因此,海洋(尤其是深海)将是未来石油工业发展的一个重点方向。

在能源转型的行业大背景下,石油工业的使命和责任不只是保障稳定的能源供应,还有一个重要的角色是为能源转型提供新的可能。石油工业的专业知识、技术研发能力和资本资源将会被赋予新的价值,与探索发展各类新能源技术相结合。例如,如何将现有的基础设施和技术用于支持风能、太阳能等清洁能源的发展;如何提升传统石油产品的使用效率,以减缓对环境的影响。石油行业还在一些能源转型的领域具有先天的技术优势,比如地热、CCUS(碳捕集、利用与封存)。尤其是CCUS,这个产业在未来的几年会迎来爆发式的大发展,预计全球CCUS领域的支出将从2023年的40多亿美元,增长到本世纪20年代末的500多亿美元,届时CCUS将成为一项庞大的产业。这些新的能源转型相关领域会给油气行业在传统油气之外提供新的业务增长点。